• 目录
  • 简介
  • 收藏

    无谓逍遥·灵魂容器

    他是个叛逆,引千妖上了逍遥山,屠杀修道弟子,斩杀众道仙,重伤仙首,被世人憎恨忌讳, 他也是个封印,封着上古妖王,有人畏惧,有人崇敬,有人想除之而后快,有人想利用他铲除异己, 他还是个道仙,有点狂妄,有点嚣张,还有点自以为是, 他…… 等等,以上这些他统统没有任何记忆好么?他只是个15岁的流浪少年,叛逆,封印,道仙跟他有毛关系?!那些满嘴仁义道德的臭道士们不过就是一些披着正义皮子的恶狼!什么狗屁逍遥?不过就是一些忽悠他们这些屁民的传说罢了,少在他面前装圣贤! 但是……这个说要带他回家的道仙好生漂亮,明明只是见的第一面,这心动的感觉却恍如隔世……

    15、出乎意料的决定

    小说: 无谓逍遥·灵魂容器 作者:三7 字数:3397 更新时间:2019-09-22 15:10:54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的身子便被抬离了地面,身后的熊老太倒是毫不客气的将他挡在身前,缓缓从屋门口走了出来。

    “咯咯咯,一味道仙的精魂,顶的上千年修为,没想到我也能遇到这等好事,”老太婆吧嗒着嘴,就好像已经在提前享受幽凌轩的精魂一般。

    玄曦紧盯着似乎并不打算反抗的幽凌轩,心里一阵犹豫。

    这家伙,到底是有计谋还是真等死呢?

    直到熊老太忽然站定在院中,灰色的长发如蛇一般齐齐涌向了毫无抵抗的人。

    “嗯……”被灰发缠住身子的幽凌轩闷哼出声,玄曦这才意识到,这男人是真的打算一命换一命。

    “很好,就是这样,乖乖的不要乱动,”熊老太的声音沙哑的响起,“很快就会结束的。”

    结束什么鬼?!这也太草率了吧!这个道仙脑子里只有一根筋吗?他不会蠢到相信自己死了,那老妖怪就会真的放过他吧!

    为什么他有一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郁闷!

    “喂!幽凌轩!你是不是傻了?!”他终于无法忍受的大喊出声,“你到底想干嘛?你再不还手,我们都得死!”

    灰发在逐渐收紧,被勒到只能张开嘴呼吸的人只是抬起眼看着他,那双眼眸里带着让他看不明白的倔强。

    “算了,我坦白,”面对幽凌轩的倔强,他再也不忍心隐瞒下去,“我之前答应你上逍遥山,不过是想利用你教训一下茶镇道场的那帮蓝皮子,这次下山我也本来是打算偷跑来着。”

    话匣一旦打开,他索性全盘托出,“下山前,我还偷了你的黑白玉棋子,想着换些钱,就当劫富济贫了,我根本无心学道,我就是讨厌你们这些自私自利,嘴上仁义道德,实则不在乎别人生死的混蛋道士!”

    玄曦忽然觉得痛快而轻松,他朝幽凌轩笑了起来,“我们本就不该有任何交集,我这样的人,你还打算救吗?”

    然而,那双倔强的眼睛并没有因为他的坦白有任何动摇,被越勒越紧的力道让幽凌轩眉头蹙起。

    玄曦一惊,完了,坦白这招竟然没用。

    当看到幽凌轩的嘴角溢出一丝鲜血,他不经任何思考的大喊出声,“幽凌轩!我跟你回逍遥山!我保证,这次绝不反悔!”

    幽凌轩在他这声叫喊后垂下了眼眸。

    “喂!幽凌轩!”他的声音因慌乱而颤抖,“别,别死啊,幽凌轩!”

    “你实在是太吵了!”熊老太烦躁的朝他瞪了一眼,锋利的指甲正欲穿透他的脖子,突然响起的铃音让它惊恐的僵住了动作。

    只是一瞬间,熊老太僵住的身子从中间一分两半,与此同时,绑在俩人身上的灰色长发如死灰一般落在了地上,幽凌轩依然站在原地,一伸手,夜晓便回到了他的手中。

    玄曦的双脚也落了地,但他却全身发软的瘫坐在了地上,幽凌轩走到了他的面前,抬起手擦掉了自己嘴角的血渍。

    “还站的起来吗?”浅灰色的眸子映着月光看着他,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刚才,他是被算计了吧。玄曦抬起头望着眼前的人,有些哭笑不得。

    幽凌轩朝他伸出一只手,“你得处理一下伤口。”

    这完全没事人似得表现更是让他确认了自己被算计的事实,他只感觉自己身体里那根逆反的筋正在蠢蠢欲动。

    “呵呵,这点小伤,算不得什么。”他皮笑肉不笑的自行爬起身,谁知兜在怀里的黑白棋子却漏的满地都是,就像是为了提醒他刚才的坦白一般。

    “这些棋子,如果你喜欢,拿去便是,”幽凌轩为他解围的话语更是让他胸中憋起了一团火,“逍遥山上真正的宝贝,是各类不同作用的丹药。”

    “道仙大人是不是觉得我特别愚蠢好捉弄?”一想到自己刚刚的表现,他就想大骂自己一句白痴,“嘴上说着不强迫我做任何事,那你刚才又是在做什么?”

    他居然还为拖累了这个人而愧疚,还真是愚蠢的可笑。

    幽凌轩没有任何解释和反驳,脸上的表情是说不出的落寞,可他不会再上当受骗。

    “不就是想将我留在逍遥山嘛,”他继续冷嘲热讽着,“你可是个道仙,用你的道术把我强行绑在你洞府不就得了,还那么费心费力的绕这一大圈干什么?你到底想要什么?别跟我说什么道缘之类的狗屁话,我就不明白了,你到底是看中了我哪一点?是要我做你的宠物,还是要把我拿去炼丹?!”

    “玄曦。”受不了他口无遮拦的人叫着他的名。

    偏偏他这个人还就受不了自己火冒三丈,对方不吵不闹的吵架方式,这会让他的怒火没两下就被浇灭的只剩几丝青烟。

    “我去叫道场那帮人。”他撇开眼,只想立刻离开这个让他尴尬的地方。

    但幽凌轩却伸出胳膊挡在了他身前,“方才,你为何求死。”

    这人在意的地方还真是莫名其妙,“我已是个无亲无故无牵无挂的人,生死也没那么重要,反正也没人在乎,另外,我也不想成为别人的累赘。”最后那句话,才是他最真实的想法。

    “我在乎。”幽凌轩放下拦住他的手,转身朝院中发黑的桃树走去,而他却因为这个回答愣在了原地。

    直到推门而入的白怅璃将他从微妙的情绪中拉了出来。

    “哎?怎么这么快解决了?”白怅璃看着瘫在地上的恶妖尸体,一脸嫌弃,望着他嘿嘿一笑,立刻朝幽凌轩走去,“我说静忧道人,这可跟我之前安排的不一样啊,那小子妥协了没?”

    玄曦的眼神狠狠的朝白怅璃瞪了过去,原来今晚这一出是这酒疯子的主意,君子报仇,刻不容缓!

    “想不到我一直以为谨慎冷静的静忧道人也会盲目的听信一个酒疯子的主意。”玄曦双手挽在胸前,一副已经知晓一切的表情望着桃树下的二人。

    幽凌轩一双带霜的眸子盯了一眼一侧的白怅璃,被盯着的人立刻露出虎牙扬起笑。

    “这话说的,强人所难岂非我等修道之人所为?”白怅璃大言不惭的为自己圆场,“只是借此事让你明白,若不是一点道修都没有,岂会被恶妖的那点小伎俩所骗?”

    “嘁。”他被这句话戳中了心思,只能回以一个不屑的眼神。

    白怅璃乘胜追击,“我知道你有一颗锄强扶弱的大侠心,不惧生死的好品质,但是,如果连点道法都不会,这一辈子只能做个劫富济贫的小贼混迹于市井之中,你甘心?”

    这番话听来倒是顺耳,只不过,这高帽子戴的他有些晕乎乎。

    见他不语,白怅璃得意的继续道,“再说了,你现在确实是孤身一人,但保不齐将来再遇见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到那时你若还是现在这般一无是处,那就真的只有给人家收尸的份儿了。”

    “你!”玄曦被呛的说不出话来,这最后一句算是直接戳在了他的心上,疼的他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身后,清理完现场的程非带着一行人走过来,恭敬的行了礼。

    “多谢道仙相助,”说着话的人此刻脸上已褪去了当初凝重的表情,“这精魂也请道仙代为处置吧。”

    程非摊开的手掌中是一只八面的琉璃球,球内有一束淡绿色的光在旋转游走,光芒时隐时现,透过琉璃球表面,如萤火虫一般闪烁,原本还炸着毛的玄曦立刻被那萤火之光吸引了过去。

    但是,一个黑色的身影快速的从他眼前闪过,一眨眼的工夫,程非手中的八面琉璃球就拿在了白怅璃的手中,他手指捏着小球,朝天空中的月亮晃了晃,眼神微眯,“这妖孽,也就剩这点东西好用了,”说着,白怅璃回头朝幽凌轩露齿一笑,“这东西我收下咯。”

    仿佛默许一般,幽凌轩没有任何回答。

    “凭什么?”虽然不明白这球里的东西可以用来干嘛,但不甘心的玄曦还是决定今晚与白怅璃杠到底,“妖又不是你杀的,凭什么东西要给你?”

    白怅璃不以为然的将琉璃球揣入了怀中,“凭我是个药师,凭我有个炼丹炉。”

    “嘁,”玄曦冷哼道,“说的好像只有你一个人有似得。”

    他记得自己曾在幽凌轩的洞府内看到过一个带有炼丹炉的房间。

    白怅璃自然知道他指的是谁,眼神有些挑衅的瞟向了幽凌轩,“有人确实有个极品炼丹炉没错,只不过,为了下山找个人,强行灭了自己丹炉的火,要这精魂他还能作何用?”

    白怅璃的挑衅换来幽凌轩一记冷冽的眼神警告。

    下山找人还得这么隆重?玄曦心里不由的一阵忐忑,这么重要的人,八成不是他吧,如此想着,他的眼神也忍不住飘向了幽凌轩。

    “那个,”程非再次行了个礼,小心翼翼的打断了这个关于炼丹炉的话题,“敢问道仙,不知本镇桃花何时能恢复开放?”

    “你们先回去吧,无需担忧。”这次幽凌轩主动的答道。

    “那我就放心了,再次替桃花镇百姓多谢两位道仙。”程非朝幽凌轩微笑着点点头,转身带着蓝衣道人们出了别院。

    眼看着程非等人离开后,幽凌轩的声音再次清冷而严肃的响起,“出来吧。”

    玄曦因为这莫名其妙的话四处看了看,片刻,忽然闻到若有似无的淡淡花香,月色下,两位身着罗裙的女子手牵着手,小心翼翼的从桃树的树干后走了出来。

    两双晶亮的眸子依次看了看三人,犹豫,却还是坚持走到了他们面前。

    “唉……”白怅璃一脸羡慕的走到了幽凌轩身旁,“不错啊,招妖术升级啦。”

    没理会白怅璃的不正经,幽凌轩谦逊的朝两位姑娘行了礼,“把我们出现在秀溪城的消息告诉道场的两位姑娘,就是你们吧。”

    “让道仙见笑了,”听到询问,其中一姑娘垂眼叹了口气,“我们姐妹虽修的这人身,但却比不得这熊妖的凶悍,只能出此下策。”

    “哦,”玄曦恍然大悟道,“你们就是那酒鬼道人说的,躲起来的桃花妖。”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