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蛇王的男妻

    霸道蛇王与温柔图依族长的绝美爱恋,神经病强攻X温柔忍耐坚强受,主要虐受 主cp 银启寒与严言 严言跟着朋友去狩猎,他们误入神秘的金蛇国,朋友误杀蛇王妃,蛇王发怒,卷走了严言,开始对严言进行疯狂的报复,蛇王银启寒占有欲强,神经质,看银启寒怎么一步步追夫的。 副cp一 云释与珉玉 珉玉是银启寒和严言大婚的时候云释认识的,云释对珉玉是一见钟情,但是珉玉太小了,只是贪图玩乐,没有珍惜,云释对珉玉用尽全部的心去讨好,为了珉玉他被好友训斥,惹得父母伤心,弄得自己毫无尊严,最后伤痕累累回到蛇族,珉玉最后才知道了自己的心是爱着云释的,最后在蛇王和严言的帮助下,又追回云释,过上了这样那样的生活的。 副CP二 裘离与谢奇 谢奇天外来客,一名人民警察,年轻有为,却在一次执行任务中,一脚踩空掉入莽原大陆,与裘离相识,一起寻找回到自己世界的方法,在找寻之路上,又惊现一个秘密,事情真相揭开后,两人也彼此生爱意,谢奇最后回到自己的世界里了吗?还有那个秘密到底是什么呢?且看小一月为你一一解读。

    第4话 记住我的名字

    小说: 蛇王的男妻 作者:一月的执念 字数:1770 更新时间:2019-09-22 15:49:58

    蛇王脱掉严言的外衣,又伸手去脱严言灰色的内衫,严言一把抓住蛇王的手,一脸倔强,他跪倒在地上,头生生的磕着地,

    “我不愿,求你放过我,放过呈贡族,我愿终身为奴,伺候你,”

    蛇王眼神变的阴暗起来,他伸手抓住严言的胳膊,将严言从地上拉起来,另一只手捏住他的下巴,严言被他捏的,眼睛里含着泪水,

    “哼!不愿?”蛇王的语气带着怒意,

    “我银启寒还没有得不到的东西!你最好别再惹我,否则,我现在立刻去杀了那个干将!再将他丢进蛇窝,让他尸骨无存!”

    严言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当他听到蛇王阴毒的言语时,他心里充满恐惧,蛇王知道自己在意这些,他根本无路可逃了,只有让蛇王为所欲为了,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蛇王看着严言俊美的脸,一阵失神,此刻严言又是一副任人摆布的表情,他心里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种很想蹂躏他的想法,他想狠狠的欺负他,自己从来不节欲,随心而发,此刻他对严言充满赤裸裸的欲望。

    蛇王掰过严言的脸,狠狠噘住了他的嘴,发狠的吸允着他,手也褪去了严言的上衣,他紧紧的抱着严言,顺手脱去了自己的衣服,

    “嗯!”

    蛇王吞咽着口水,他几乎是啃吻着严言,严言很害怕,这个男人湿热的舌头,好像带刺,刺的他的脸有些痛,他极力忍住不适,想用力推开他,但是又怕他伤害干将,只能任他搂抱亲吻,

    蛇王浑身发出轻颤,邪恶的用自己的胸膛蹭着严言的胸膛,严言被他蹭有些发热,蛇王伸出自己蛇的舌头伸进严言的口里一阵搅动,严言感觉,他的舌都伸到他的嗓子里了,那种感觉很让人惊悚。

    蛇王将严言抱住,慢慢将他放倒在厚重的地毯上,严言紧握住地毯,吓得身体颤抖,他只跟干将偷偷亲吻过,从来没有做那一步,本想与干将成亲再把自己交给干将的,现在却什么也保留不住了。

    严言胸膛起伏不定,喘着粗气,长长的黑发披散在地毯上,犹如一朵漂亮的花,蛇王将手放在严言的腰间,要去解他的腰带,严言蜷起腿,蛇王拉住他的腿,将严言细长的双腿拉直,慢慢褪去严言的裤子和底裤。

    蛇王看着严言的身体,眼睛逼得赤红,他艰难的吞咽着,

    “你是图依人?”

    “竟然是图依人,我怎么如此幸运,你就是上天送给我银启寒的最好的生辰礼物,”

    蛇王俯身与严言紧密相贴,他感受着下面的身体轻颤着,他甚至有些变态的舔着严言的脸,蛇王又寻到他的唇,一阵激烈的攻城略地,严言此刻被他又吻又摸,弄得有些迷茫,他心里是极其不愿的,但是身体却不收控制的跟随着蛇王沉沦,待他有些清醒时,却发觉自己双手放在头两侧,与蛇王十指相扣,他痛恨死自己了,蛇王倒是很满意严言的表现,他眼神迷乱的亲着严言,蛇王吻了吻他的脖颈,放开严言,蛇王忽然的离开让他竟然有丝不舍,接着,蛇王对严言开始了原始的侵占。

    严言的头发被汗水湿透了,他侧躺在地毯上,毫无生气,只有轻微的喘气声,才让人感觉他还活着,浑身糜烂的气息昭告着刚才的激情,两个人腰间盖着一张薄薄的毯子,蛇王双腿缠住严言,手轻轻的抚摸着严言的光滑的后背,不言不语,他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那种全身心的投入,那种紧密的贴合,让他彻底的放纵,虽然身边这个人有些反抗,但是自己又恐吓又纠缠,他还是属于自己了,尤其当他看到严言腿间的鲜红时,心里竟然有几分激动,自己是他第一个男人,第一个。

    他将严言反转过来,看着他的眼睛说到,

    “严言,我叫银启寒,你记住了,你的身体已经属于我了,你的心也要给我。”

    严言听到这句话,眼泪掉下来了,以后他和干将还有可能吗,干将,你快来救救我,我讨厌眼前这个男人,非常讨厌,严言拖着酸软的身体爬起来,穿上破碎的衣服,就要走,银启寒立马坐起来,拉住他的手腕,

    “你要干什么?”

    “离开这里!”

    “谁允许你走的?”

    严言甩开银启寒的手,厉声说到,

    “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了,还要做什么?”

    “我不准你走!”

    严言没有理会他,继续往出口走去,

    银启寒眼神闪着冷光,他飞身堵住严言,拿手推着严言的胸膛,

    “谁让你走的?”

    严言一个踉跄,银启寒又推了他一下,

    “我没让你走,你敢走出这里试试?”

    严言抬头看着他,眼神充满恨意,

    “那你要留我干什么?”

    “我还没对你失去兴趣,等我玩腻了,我就让你走!”

    “我不是你的玩偶!”

    “我没说你是我的玩偶!”

    两个人同时愣住,银启寒看了看严言,将他摔进温泉里,

    “把自己好好洗干净!”

    “我不喜欢有人忤逆我,你别逼我对你动手!”

    银启寒说完就披上衣服离开了,严言看着银启寒离开,立马爬出温泉,朝出口走去,但是有股力量阻挡住他,他出不去了。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