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蛇王的男妻

    霸道蛇王与温柔图依族长的绝美爱恋,神经病强攻X温柔忍耐坚强受,主要虐受 主cp 银启寒与严言 严言跟着朋友去狩猎,他们误入神秘的金蛇国,朋友误杀蛇王妃,蛇王发怒,卷走了严言,开始对严言进行疯狂的报复,蛇王银启寒占有欲强,神经质,看银启寒怎么一步步追夫的。 副cp一 云释与珉玉 珉玉是银启寒和严言大婚的时候云释认识的,云释对珉玉是一见钟情,但是珉玉太小了,只是贪图玩乐,没有珍惜,云释对珉玉用尽全部的心去讨好,为了珉玉他被好友训斥,惹得父母伤心,弄得自己毫无尊严,最后伤痕累累回到蛇族,珉玉最后才知道了自己的心是爱着云释的,最后在蛇王和严言的帮助下,又追回云释,过上了这样那样的生活的。 副CP二 裘离与谢奇 谢奇天外来客,一名人民警察,年轻有为,却在一次执行任务中,一脚踩空掉入莽原大陆,与裘离相识,一起寻找回到自己世界的方法,在找寻之路上,又惊现一个秘密,事情真相揭开后,两人也彼此生爱意,谢奇最后回到自己的世界里了吗?还有那个秘密到底是什么呢?且看小一月为你一一解读。

    第5话 我不是什么夫人

    小说: 蛇王的男妻 作者:一月的执念 字数:1920 更新时间:2019-09-22 15:49:58

    “姐,我记得母亲给过你一块很稀有的蚕丝锦,你送给我吧,”

    银启寒站在银芷的院子里,手捻着院中的梅花说到,

    “呵呵,启寒,你又要去讨好哪位美人,这礼物都要到我这里了,”

    银启寒听着家姐冷嘲热讽的声音,有些懊恼,

    “你给我便是,”

    “ 你要这蚕丝锦是给那个艳姬?”

    “启寒,你是蛇王,有些方面不能任性,那个艳姬我看不中,你还是将她送走吧,”

    “艳姬被我送回去了,我给了她很多钱 ,足够她过两辈子,”

    银启寒伸出两只手指比划着,银芷白了他一眼,

    “这次又是哪家的女孩?”

    “嗯……,”银启寒支吾着不说,

    “怎么,还不能说?”

    银芷随后眼睛逐渐睁大,

    “银启寒,你不会强抢民女了吧!?”

    银芷看着弟弟不语,心中大骇,银启寒竟然混账到这种地步了,她原先以为弟弟只是有些贪恋美色,和那些女子都只是玩玩,而那些女子多半都是风月场合的歌姬,舞姬,所以她并没有放在心上,今天看着弟弟的表情,银芷心里开始担忧。

    她严肃的问着弟弟,

    “启寒,你真的强迫别人了?”

    银启寒默默的点了点,银芷心中一惊,

    “那她现在怎么样了?”

    “正在生气,”

    银芷快被银启寒气死了,

    “启寒,你是蛇王,做事得有分寸,你,这该怎么办?”

    “姐,你把那个蚕丝锦给我,我给他,向他赔罪,”

    “你毁了人家清白,一个蚕丝锦就想让人家领情?你是不是傻?”

    “你们一起回家,然后拜见她的父母,娶她为妾,”

    银启寒一听,家姐要自己和严言一起回呈贡族,那严言还能跟着自己回来?根本不可能,还娶他为妾,为妻,估计那个严言都不会愿意。

    “姐,这件事你不用操心,我自有分寸,你将那蚕丝锦给我便是,”

    银芷看着他,叹了口气,转身去拿蚕丝锦,什么时候银启寒能遇见一个人,好好治治他。

    银启寒让严言住在一个雅致的宅院里,他感觉这个宅院,严言一定喜欢,还给她安排了两个侍女,门口还有两个侍卫把守,他不能随意出去,严言的活动范围只限于这个院子,严言算着,今天在这个地方三天了,也不知道干将什么时候才能来救他,这三天倒也安静,没有见到那个银启寒,他的名字跟他本人一样让严言,从内心深处发出冷意。

    两个侍女端着点心和水果走进来,严言负手而立,侍女看着严言绝美的侧脸,脸红了,这么好看的人,怪不得王上会看上他。

    “夫人,吃点东西吧,”

    严言听到夫人两个字,心里一阵怒意,对侍女有些吼到,

    “我不是什么夫人!”

    侍女一看,严言生气了,她们吓得立马跪下,

    “夫人,对不起,请责罚!”

    “不要叫我夫人!”

    “夫人,对不起,对不起!”

    严言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个女子,吓得声音有些哭意,他深吸一口气,缓了会说到,

    “你们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待着,”

    侍女看了看彼此,放下点心和水果,离开了。

    严言解开衣服,拔下腰间一圈的针,又慢慢收好,那天,银启寒逼迫着他做了几次,他竟然全部弄到他身体里,就着两人结合的姿势还停了一会,他怕自己受孕,所以用针刺自己腰间的穴位,一是防止受孕,二就算受孕也可以打掉,他不要给银启寒生育孩子。

    银启寒手里提着盒子,高兴的走进来,严言还没穿好衣服,银启寒看着他前胸的吻痕,身体里的血液开始流动加速,他想着严言那里的紧致,腹部开始着火。

    他一把扒下严言的外衫,扔到地上,严言大惊,紧紧拉住自己的内衫,眼中充满戒备的看着银启寒,银启寒看到他的模样,皱着眉头有些不乐意,他将盒子放在桌子上,看着严言说到,

    “过来,”

    严言摇了摇头,

    “过来!”银启寒的声音提高,

    严言还是站在原地不动,银启寒气的走过去,扯住他的胳膊,将他带进怀里,狠狠的对着严言的脖子吸允了一大口,严言的脖子立马留下一个红印。

    银启寒搂抱着严言,在他耳边说到,

    “脱了衣服,穿上我才给你做的那件衣服,我看看,”

    严言推着银启寒,但是他的力量太弱,银启寒放开他,坐到床边,

    “脱了衣服,换上那个,”银启寒指着桌子上的盒子说着,

    严言不动,

    “你是要我现在就去把那个干将杀掉?”

    严言一听,抬头看着银启寒,眼中充满恨意,他走到桌子旁,打开盒子,拿出衣服一看,这是一件透明的薄锦,他吃惊的看着银启寒,心里咒骂着,银启寒真是个不正经的东西!

    严言拿起衣服,就要穿,银启寒却说到,

    “脱了衣服穿!”

    严言没有办法,只好脱掉上衣,转身赤裸着上身,穿上了这件暴露的衣服,

    “转过身来!”

    严言深吸一口气,慢慢的转过去,

    银启寒一看,嗓子里想要喷火,他死死盯紧严言,呼吸开始加重,

    “把下面全部脱掉!快点!”

    严言一听,那不就全裸了,他惊骇的后退着,银启寒几步走到严言身边,一手搂住他,一手撕扯掉他的裤子,严言只着一件衣服颤颤巍巍的站在银启寒的面前,羞的都想一头撞死了。

    银启寒疯了一样,抱起严言将他摔到床上,猴急的趴到他身上,用脸蹭着他的身体,口里还不住的发出叹息,

    “那日,怕你受伤,我没尽兴,今日,我要做够!”

    银启寒说完就狠狠的吻住了严言那张性感到极致的嘴,又伸出长舌一阵刮舔戏弄,……。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