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蛇王的男妻

    霸道蛇王与温柔图依族长的绝美爱恋,神经病强攻X温柔忍耐坚强受,主要虐受 主cp 银启寒与严言 严言跟着朋友去狩猎,他们误入神秘的金蛇国,朋友误杀蛇王妃,蛇王发怒,卷走了严言,开始对严言进行疯狂的报复,蛇王银启寒占有欲强,神经质,看银启寒怎么一步步追夫的。 副cp一 云释与珉玉 珉玉是银启寒和严言大婚的时候云释认识的,云释对珉玉是一见钟情,但是珉玉太小了,只是贪图玩乐,没有珍惜,云释对珉玉用尽全部的心去讨好,为了珉玉他被好友训斥,惹得父母伤心,弄得自己毫无尊严,最后伤痕累累回到蛇族,珉玉最后才知道了自己的心是爱着云释的,最后在蛇王和严言的帮助下,又追回云释,过上了这样那样的生活的。 副CP二 裘离与谢奇 谢奇天外来客,一名人民警察,年轻有为,却在一次执行任务中,一脚踩空掉入莽原大陆,与裘离相识,一起寻找回到自己世界的方法,在找寻之路上,又惊现一个秘密,事情真相揭开后,两人也彼此生爱意,谢奇最后回到自己的世界里了吗?还有那个秘密到底是什么呢?且看小一月为你一一解读。

    第8话 你竟然敢刺我

    小说: 蛇王的男妻 作者:一月的执念 字数:1893 更新时间:2019-09-22 15:49:58

    银启寒对严言的触摸一阵悸动,他感觉严言只要稍微碰触自己,就能勾起他的浴火,如果严言愿意留在自己身边,对自己温柔相待,银启寒感觉,自己甚至就可以跪倒在他脚下,为他做任何事情,但是严言对他根本不屑一顾,甚至是厌恶到了极点,这让他很恼火,他狠劲的揉着严言的身体,让他紧紧的贴着自己。

    “严言,我亲你,你就不能稍微回应我一下, ”

    银启寒意乱情迷的说着。

    严言的手摸上了他的后脖颈,他的手指在银启寒的后脖处试探了几下,银启寒还沉醉在情欲里,没有看见严言眼中的精光,只见严言三只手指,捏着两针用力刺向银启寒的后颈,

    “咝,啊!”

    银启寒吃惊的望着严言,接着从他的身上跌到地上,晕了过去,刺蛇刺三寸,严言这两针足以让银启寒暂时供血不足晕倒一会,他看着门外的侍卫,又大声喊了一声,

    “不好了,蛇王晕倒了!”

    手指同时也捏紧了竹针,侍卫听到他的喊叫,立刻跑进来查看,严言对着跪在地上的两人一人一针,接着两人也晕了过去,严言惊慌失措的看着三人,心跳的很快,他转身朝门口跑去。

    等侍女发觉蛇王和侍卫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银芷看着倒地的银启寒,心里一惊,是谁竟然会刺到银启寒的三寸,自己的弟弟天生脾气暴躁,生性多疑,那个人能靠近得了,她把针拔出来,又给他按摩了几下,银启寒苏醒过来,第一句话就是,

    “严言呢?该死的,他竟然敢刺我!”

    银芷听到这里,心下明白了,

    “怕是跑了,”

    “姐,你怎么来了?”

    “侍女看到你们晕倒了,吓得跑我那里求救,”

    “你们看到严言了吗?”

    众人都摇头,银启寒暴戾的喊着,

    “让所有人给我去找!快点!”

    严言四处乱跑着,不知道到了哪里,他就捡没有人的地方跑,跑到了一片空旷的草地上,野草长的很高,高到冒过了他的头顶,他毫无目的的乱跑着,突然,他听到草丛中有呜呜的声音,严言心里紧张起来,怕是什么野兽吧,

    几只凶残的野狼慢慢的从草丛中走出来,野狼们将他团团围住,严言一看,看来今日是要死在这里了,他凄惨的笑了笑,干将,我们再也见不到了,与其受那蛇王的凌辱,不如被狼吃掉,严言心一横,朝着那头体型最大的野狼走去。

    野狼露出狰狞的獠牙,向严言扑去,突然一阵嘶吼声传来,一条金色蟒蛇将严言卷了起来,严言一看,竟然是银启寒,金色蟒蛇怨恨的看了严言一眼,将他甩到离野狼和自己最远的地方,然后自己与野狼们厮杀在一起,等严言拨开草丛,走过去的时候,几头野狼已经被银启寒咬碎肢解了,而他自己也单腿跪地,不停的激烈喘息着。

    严言看着他的胳膊上被撕裂出一个大伤口,还在汩汩的留着血,他本能的掀起外衣,从内衫撕掉一块干净的布下来,给银启寒做了简单的包扎,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直到侍卫找到了他们,将银启寒扶起,银启寒又死死抓住严言的手腕,半拖半推得把严言带了回来。

    医官给蛇王仔细的处理完了伤口,就退下了,此时,银启寒裸着上身,性感的肌肉散发着诱惑,满屋的雄性荷尔蒙,而严言远远的站在一边,眼睛看着远处,不知在想什么,银启寒盯着他看了一会,

    “过来,”

    严言看他胳膊受伤了,不想再忤逆他,慢慢走过去,银启寒伸手将严言拉入怀里,

    “坐下,”

    严言皱眉看着他的腿,不语,也不动,银启寒一脚蹬在他的腿弯处,严言不稳,一屁股坐在他的大腿上,银启寒嗯了一声,感受这翘臀带来的致命诱惑,他的裆部鼓了起来。

    “你竟然敢刺我三寸,怎么不直接刺我七寸,把我刺死算了!”

    “我摸不准你七寸具体在哪儿,”

    “严言!这些日子,我给你吃好的,用好的,穿好的,就换来你这这么句话?我拿……,”

    银启寒本来想说,拿真心喂了狗,但是凭什么告诉他,他是蛇王,他们之间,他是上面那个,他主导一切。

    他看着严言冷冷的脸,鼻子竟然有一点点发酸,自己都为他受伤了,他竟然还是不肯看他一眼,更别期望从他眼中看到一丝的怜悯,不看我是吧,我就做到你看我,银启寒愤恨的想着,

    银启寒搂着严言向床上走去,严言吃惊的看着他,忍不住斥责他到,

    “你受伤了!”

    “我下面又没受伤!”

    “你现在不能做激烈运动!”

    “我不动,你坐到我身上,你动!”

    严言听着他的话,气的脸色涨红,

    “无耻!”

    “你要是不做,我就昭告天下,是你那个什么干将刺伤了我,我立马要他死!”

    严言气的全身发抖,连呼吸都不畅了,

    “银启寒!”

    “在!”

    “去,去床上躺好!”

    严言伸着白皙修长的手,指着床说到,银启寒得令,立马到床上躺好,看着严言,等待他的行动,严言爬上床,将床幔放下,低头狠劲的撕扯着银启寒的裤子,又大力的揉搓着他的身体,殊不知,这样的动作,更加激起银启寒的情欲。

    “严言,嗯!用力些,”

    严言披散着头发,看着下面的银启寒一副享受样,气的他腰部高高抬起,用力的蹲向银启寒,他心里痛恨死这个无耻的东西了,但是自己的身体,最后总是跟着他沦陷,是不是原本自己也是这样的人呢。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