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蛇王的男妻

    霸道蛇王与温柔图依族长的绝美爱恋,神经病强攻X温柔忍耐坚强受,主要虐受 主cp 银启寒与严言 严言跟着朋友去狩猎,他们误入神秘的金蛇国,朋友误杀蛇王妃,蛇王发怒,卷走了严言,开始对严言进行疯狂的报复,蛇王银启寒占有欲强,神经质,看银启寒怎么一步步追夫的。 副cp一 云释与珉玉 珉玉是银启寒和严言大婚的时候云释认识的,云释对珉玉是一见钟情,但是珉玉太小了,只是贪图玩乐,没有珍惜,云释对珉玉用尽全部的心去讨好,为了珉玉他被好友训斥,惹得父母伤心,弄得自己毫无尊严,最后伤痕累累回到蛇族,珉玉最后才知道了自己的心是爱着云释的,最后在蛇王和严言的帮助下,又追回云释,过上了这样那样的生活的。 副CP二 裘离与谢奇 谢奇天外来客,一名人民警察,年轻有为,却在一次执行任务中,一脚踩空掉入莽原大陆,与裘离相识,一起寻找回到自己世界的方法,在找寻之路上,又惊现一个秘密,事情真相揭开后,两人也彼此生爱意,谢奇最后回到自己的世界里了吗?还有那个秘密到底是什么呢?且看小一月为你一一解读。

    第9话 收走你的针,让你再扎我

    小说: 蛇王的男妻 作者:一月的执念 字数:1711 更新时间:2019-09-22 15:49:58

    银启寒从严言那里离开,回到寝宫后,回想着那句话,还是激动不已,

    “银启寒!去,去床上躺好!”

    “呵呵,”

    他摸着着自己的嘴唇,傻笑着,严言,真是个妙人!

    银启寒忽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那就是严言的竹针从那里来的,数量到底有多少,不行,万一他以后再拿针扎自己怎么办,得去收了他的针,银启寒又转身走向严言的住处。

    严言被银启寒折腾的腰酸膝软,费劲的爬起来,穿戴好,他看着自己身上新添的吻痕,咬痕,心里懊恼不已,本来身体和心是誓死不从的,后来又经不过银启寒的逗弄,纠缠,身体竟然起了欲望,严言狠劲的咬着嘴唇,难过的流下了眼泪,干将,你是不是以为我已经死了,为什么还不来救我,干将,我想要回家,我想要见到你。

    哭过之后的严言,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他从枕头下拿出一个布袋,从里面抽出竹针,按摩着自己的腰,然后慢慢的扎进皮肤里,他刚扎完,银启寒就走了进来,严言迅速穿好衣服,他抬起俊美的泪眼看着银启寒。

    银启寒看着严言似一件完美无瑕的宝玉一样晶莹剔透, 他坐在床上美得不可一世,尤其现在,他乌灵的眼眸里含泪,俊俏的脸上带着倔强,唇若施脂般的半开,银启寒看的心里一阵悸动,他快步走向严言,握住他的肩膀又狠狠地吻住了他的嘴,在他口里一阵搅动,

    “啊,啊,痛!”

    银启寒放开他,看着严言,

    “你那里痛?”

    银启寒把手伸向严言的腰,想要把他从床上扶起来,刚碰到他的腰,严言惊喊出声,

    “痛!”

    银启寒皱眉看着他,想要掀开严言的衣服,查看一下,但是严言紧抓住衣服,不让银启寒动,银启寒看他这执拗的脾气,他就用力掰开严言的手,赫然看到他腰间一圈的针,吃惊的问着他,

    “你扎我就罢了,扎你自己做什么?”

    “我,腰痛!”严言有些慌乱的说到,

    “来人!把医使叫来!”

    “不用了,我们图依人精通医术,不用,别人医治。”

    严言一一取下腰间的针,小心放回布袋里,收好,银启寒一把夺走严言的布袋,

    “还我!”

    银启寒笑了笑,把布袋揣进自己怀里,

    “来,来拿!”

    严言看着银启寒,心一横,伸手摸向他的胸膛,银启寒又一含胸,布袋掉到他的腰间,

    严言抬头瞪着他,气的他狠劲的,抓了几下银启寒的胸口,银启寒嘿嘿一笑,给他一个继续摸的眼神,严言看他又要捉弄他,就想把手伸出来,不理会他,银启寒眼疾手快,隔着衣服抓住他的手,拉住严言的手,往他腰下摸去,严言脸色羞红,

    “你放开我!”

    严言十分嫌弃的往回扯着手,但是银启寒笑着就是不撒手,

    “你不是想知道我的七寸在哪儿吗?来,我告诉你它在哪?”

    银启寒拉着严言的手握住他的某处,揉搓了一下,严言手一颤,

    “嗯!严言,这里,就是我的七寸,它这么尽心尽力的伺候你,你忍心刺它?”严言被他他的话,羞的都快要站不住了,

    “银启寒!”

    “在呢,在呢,”

    “放开我的手!”

    银启寒看严言气的直喘粗气,就没有再逗他,放开了他的手,

    “针我拿走了,我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刺我的。”

    严言看着离开的银启寒,他又气又忍不住想笑,这到底是个什么人?脸皮厚的如墙,性格顽劣的如豺狼。

    他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轻轻摸着自己的肚子,针被拿走了,以后更要多加小心。

    严言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睡梦中,他感觉有东西扯着他的衣角,他睁开眼睛坐起来,看见地上的通身白色的穿山甲,严言激动的翻身下床,将穿山甲抱进怀里,

    “小将,你怎么来了?是干将让你来的吗?干将也来了吗?”

    严言紧张的四处张望,并没有发现干将的身影,穿山甲用它尖尖的嘴巴拱着严言的手,然后伸开身体,严言看到它抱着一块树皮,他赶紧拿着树皮看了看,上面是干将的字,

    “严言,你到底在哪?我找了你很长时间,你,还活着吗?”

    严言看到干将的字,心里很温暖,他将树皮紧紧的抱在怀里,又将穿山甲抱到腿上,然后委屈的哭起来,穿山甲缩成一团安静的待在他的腿上,这只穿山甲是干将救回来的,当时小家伙受了很严重的伤,是严言细心的医治,才把它慢慢治好的,而后,这穿山甲竟然留下了,严言给他取了小将这个名字,严言看它有些灵性,就训练它一些简单的技能,包括送信。

    严言打碎一个水杯,用其中比较锋利的一块,在树皮上写着,

    “干将,我还活着,但是被那个蛇王囚禁了,他以你杀死他的王妃,要毁灭呈贡族为理由,要挟我留下,干将,我想回家,我想见你。”

    严言写完,恋恋不舍的让小将抱着树干离开了,他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