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蛇王的男妻

    霸道蛇王与温柔图依族长的绝美爱恋,神经病强攻X温柔忍耐坚强受,主要虐受 主cp 银启寒与严言 严言跟着朋友去狩猎,他们误入神秘的金蛇国,朋友误杀蛇王妃,蛇王发怒,卷走了严言,开始对严言进行疯狂的报复,蛇王银启寒占有欲强,神经质,看银启寒怎么一步步追夫的。 副cp一 云释与珉玉 珉玉是银启寒和严言大婚的时候云释认识的,云释对珉玉是一见钟情,但是珉玉太小了,只是贪图玩乐,没有珍惜,云释对珉玉用尽全部的心去讨好,为了珉玉他被好友训斥,惹得父母伤心,弄得自己毫无尊严,最后伤痕累累回到蛇族,珉玉最后才知道了自己的心是爱着云释的,最后在蛇王和严言的帮助下,又追回云释,过上了这样那样的生活的。 副CP二 裘离与谢奇 谢奇天外来客,一名人民警察,年轻有为,却在一次执行任务中,一脚踩空掉入莽原大陆,与裘离相识,一起寻找回到自己世界的方法,在找寻之路上,又惊现一个秘密,事情真相揭开后,两人也彼此生爱意,谢奇最后回到自己的世界里了吗?还有那个秘密到底是什么呢?且看小一月为你一一解读。

    第10话 宴会

    小说: 蛇王的男妻 作者:一月的执念 字数:2041 更新时间:2019-09-22 15:49:58

    “启寒,你终于把你的宝贝带出来了,”

    银启寒的朋友云释笑着说着,

    今日是云释生辰,金蛇国的年轻人都来凑热闹,一来是巴结云释,二来是看看蛇王所得的那个图依人,听说此人有一张颠倒众生的脸,还有绝佳的身段,比那些艳姬更是美上百倍,最具有极度诱惑力的是,这个图依人虽然是男子身体,但是却有女子的~~,交合的时候那感觉不知如何。

    银启寒硬逼着严言陪他一起来云释的府邸,他为了炫耀自己的虚荣心,把严言从头到脚精心打扮了一番,显得严言更加光彩照人,银启寒看着众人投到严言身上的惊羡的目光,他作为男人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荣戬坐到严言的身边,嘿嘿一笑,

    “严言,是吗?我叫荣戬,是启寒的朋友,”

    严言轻轻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荣戬被严言这一眼看的心痒痒,好一个绝妙的图依人,他的手不经大脑般的摸向严言的手,严言皱眉,把手往后缩了缩。

    荣戬一把握住严言的手,

    “严言,你的手真白,又这么修长笔直,又跟女子的手一样软。”

    严言把手从荣戬的手里挣脱开,站起来就要离开,众人看着站起来的严言,一脸赤裸裸的欲望,严言看着这些人,脸上带着气愤,银启寒一把将他拉住,呵斥着他,

    “坐下!”

    严言看着银启寒,满脸委屈,这银启寒是玩够自己了吗?要把自己送给他的朋友们吗?他越想越屈辱,眼泪在眼里打转,他倔强的咬住嘴唇不吭一声的坐下了,荣戬看着严言如此多娇的容颜,心里更是激动的不行, 他又往严言这边靠了靠,手也摸上了严言的腿,严言推着他的手,荣戬感觉严言真是太美好了,如果不是银启寒在场,他早将严言摁倒了。

    荣戬还沉浸在严言美好肉体的想象中,银启寒一脚将他踢翻,荣戬一脸吃惊,他看着银启寒阴沉的脸,心里明白了,这严言,银启寒还没有玩够,他自知没趣,坐到裘离身边,喝起闷酒来。

    这时候乐声响起,漂亮的舞姬翩翩起舞,她们纷纷拉着坐着的男子们开始一起舞动,银启寒作为王,当然受到了很多女子的青睐,他被几名漂亮的女子拉着进入舞池,严言厌恶的看着舞池中的银启寒,趁他不注意走出了大厅。

    严言离开繁闹的大厅,来到一个小凉亭里,坐在台阶上,将脸埋入胳膊里,无声的伤心着。

    前几日,干将说,他会找大祭司求见蛇王,让蛇王放严言回去,可是都过去五日了,银启寒并没有提这件事情,严言猜想,要么是干将那里遇到什么事情,耽搁了,要么就是银启寒不告诉他,呈贡族求见的事情。

    他想着想着竟然趴在凉亭的长凳上睡着了。

    云释看着严言走出来,他看了一眼舞池中的银启寒摇了摇头,也跟着严言走了出来,一路寻着严言,当找到他时,严言竟然睡着了,他轻轻的走过去,坐到他的身边,看着他眼角的泪痕,温柔的将他的泪水拭去,严言以为是干将,他把头歪向云释,叫着他的名字,

    “干将,我想回家。”

    “干将?”云释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严言一惊,他立马坐直,看着云释,然后站了起来,

    云释看他一脸戒备,心想,这严言可能把他当做那些贪恋他身体的人了,他呵呵一笑,

    “你别紧张,我不会伤害你,”

    严言没有说话,后退了几步,然后转身就要离开,走的太急,被台阶拌了一下,云释及时拉住他,两个人抱在了一起,

    “啊!谢谢!”

    云释笑了笑,放开他,

    “你终于和我说话了,”

    严言抬头看着他,刚想要说什么,就瞥见银启寒晃晃悠悠的从大厅里走出来,口里还直喊着他的名字,银启寒眯着眼看见严言和云释站在一起,有些不高兴,他走过去,把严言拉到自己身边,盯着云释说到,

    “你们在说什么?”

    “启寒,严言对我说了六个字,”

    “那六个字?”

    云释伸开手,数着自己的手指头说,

    ”银启寒是混蛋!”

    银启寒转头看着严言,

    “这是你说的?”

    严言眼中有惊讶,他摇了摇头,

    “谅你也不敢说!”

    “走,回去!”

    银启寒拉着严言离开了,云释看着严言,心里有些可惜,严言怎么就会落到银启寒手里呢,银启寒并非良人呢。

    银启寒回到严言的住处倒头就睡了,严言盯了他一会儿,确定他睡着了,才轻轻的走到院子里,将前些日子小将给他带来的草药,悄悄的埋入院子里,这些草药都是避孕的,干将并不知道这些草药的用处,因为严言每次都是分开要的,严言每次取出来一些,将它们混在一起,研成粉末,然后用开水冲开服用,这是他自己研究的方法,很管用。

    这时,天已经有些黑了,银启寒悄无声息的站在严言身后,看着他蹲在地上挖着土,他变回蛇形悄悄的缠住了他的脚,严言吓得赶紧站起来,没站稳一下子摔倒地上,严言拿起铲子对着金蛇就是一铲子,

    “啊!”

    银启寒吃痛,变回人形,他看着自己的小腿被严言铲的有些发红,他酒意未醒,又被严言弄痛了,他有些生气的压住严言就是一顿亲,

    “唔!唔!”

    严言越挣扎,银启寒越兴奋,他红着眼睛看着严言,双眼闪着兴奋的光彩,

    “我就喜欢你反抗我的那个绝望模样,来,继续反抗!”

    严言看着他,心里真的是绝望了,这银启寒又发神经了,他知道银启寒喝了酒,就会变成神经病,再也不忤逆他,只好顺着他的意,踢了几下他,银启寒被踢的心神荡漾,他心肝颤抖,他握住严言的脚,脱掉他的鞋袜,将严言慢慢的拉到身下。

    严言将脸别到一侧,平淡的说着,

    “让那两个人走开,”

    银启寒看着院外的守卫,喊了句,

    “滚开!”

    他就开始迫不及待的撕扯起严言的衣服。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