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蛇王的男妻

    霸道蛇王与温柔图依族长的绝美爱恋,神经病强攻X温柔忍耐坚强受,主要虐受 主cp 银启寒与严言 严言跟着朋友去狩猎,他们误入神秘的金蛇国,朋友误杀蛇王妃,蛇王发怒,卷走了严言,开始对严言进行疯狂的报复,蛇王银启寒占有欲强,神经质,看银启寒怎么一步步追夫的。 副cp一 云释与珉玉 珉玉是银启寒和严言大婚的时候云释认识的,云释对珉玉是一见钟情,但是珉玉太小了,只是贪图玩乐,没有珍惜,云释对珉玉用尽全部的心去讨好,为了珉玉他被好友训斥,惹得父母伤心,弄得自己毫无尊严,最后伤痕累累回到蛇族,珉玉最后才知道了自己的心是爱着云释的,最后在蛇王和严言的帮助下,又追回云释,过上了这样那样的生活的。 副CP二 裘离与谢奇 谢奇天外来客,一名人民警察,年轻有为,却在一次执行任务中,一脚踩空掉入莽原大陆,与裘离相识,一起寻找回到自己世界的方法,在找寻之路上,又惊现一个秘密,事情真相揭开后,两人也彼此生爱意,谢奇最后回到自己的世界里了吗?还有那个秘密到底是什么呢?且看小一月为你一一解读。

    第11话谎言

    小说: 蛇王的男妻 作者:一月的执念 字数:1697 更新时间:2019-09-22 15:49:59

    呈贡族

    “父亲,那个蛇王在说谎,严言明明就在金蛇国,我与严言通过小将才传过信。”

    干将看着大祭司面前的神望台上的无字,对父亲说到,干将的父亲炆看了他一眼,转头问着大祭司,

    “祭司,这蛇王什么意思?”

    大祭司也看到了神望台上的无字,严肃的问着组长炆,

    “族长,严言的事情,请你跟告诉我实情,”

    大祭司已经第二次求见蛇王了,每次询问严言是否在金蛇国的时候,都是一个无字,干将咬定说严言在蛇王那里,而蛇王又说没有严言这个人,大祭司也是有些疑惑了。

    族长看着大祭司,于是把干将刺死蛇王妃的事情实情相告,大祭司听完已经惊出了冷汗,传闻那蛇王性情暴戾不定,十分嗜血残忍,又眼里容不得一点沙子,想必他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干将,只是他为什么还没有找干将复仇呢,难道他带走了严言,把他的仇恨都发泄到严言的身上了。

    大祭司心里有些替严言担心了,严言那么善良的孩子,会不会已经遭遇了不测。

    “干将,你糊涂,蛇是我们这片大陆的保护神,你怎么可以这么大胆,哎!”

    干将一听,毫无惧怕的意思,他说到,

    “既然是我杀的蛇王妃,我承担全部后果,只要他将严言还回来。”

    族长看着干将,生气的给了干将一巴掌,

    “你能承担什么?能承担起整个呈贡族这么多人的命?”

    族长又说到,

    “严言这么好的一个孩子,你非要带着他捕猎,捕猎也就罢了,为什么要私闯金蛇国,神母让我们好好照顾图依族,你让我怎么和图依族的人交代?”

    干将有些不服气,

    “父亲,我,”

    “还敢顶嘴!回去!”

    干将低着头离开了, 族长对大祭司说到,

    “祭司,再过些日子,我准备一些贡品,请你再求见一次蛇王,问问他如何才能将严言放回来,”

    大祭司看着族长,问到,

    “你确定严言在蛇王那里?”

    “是的,小将是干将和严言训练的,既然小将带回来严言的信件,这说明严言就是在金蛇国,这个不会错。”

    大祭司又深呼吸一口气,说到,

    “那好吧。”

    今日,银启寒心情十分好,中午他让人准备了很多可口的饭菜端到严言这里,一起和他用餐,严言看着眼前的饭菜,没有一点胃口,但是银启寒却命令让他吃,严言端起一碗粥喝了小口,就感觉有些恶心,他想,可能这些日子被银启寒折腾的没有休息好吧。

    银启寒看着他这个样子,不高兴了,他夹起一块肉,对严言说着,

    “张嘴!”

    严言看着肉,有些反胃,他把头扭到一边,轻声说到,

    “我不想吃,”

    银启寒满脸不乐意的说到,

    “吃!”

    严言感觉自己最近经常疲乏,头也有些痛,也没有精力和银启寒争执,他张开嘴含住了肉,一阵强烈的恶心感从胃里直窜到口里,

    “呕,呕!呕!”

    严言跑到门外,呕吐起来,眼泪都被逼出来了,银启寒看着他,心里想到是不是肉坏了,他愤怒的喊着,

    “来人!将今天那个做餐的立即处死!”

    严言一听,着急的喊到,

    “你这是做什么?”

    “这肉坏了,引起你呕吐,所以做餐的该死!”

    “不是的,是我最近胃口一直不好,跟别人没有关系,你怎么可以乱杀人?”

    银启寒拉着严言坐到床上,握住他一只手,严言轻轻的扯回了手,银启寒一愣,生气的说,

    “握你下手,能怎样?”

    严言看着他,有些懊恼,这个银启寒天天对着生气,怎么就没被气死呢,严言嘴一撇,不理他。

    银启寒一看严言委屈的脸颊,马上换了副嘴脸,

    “那我找医官过来看看你,”

    “不用,我没事,”

    “那你怎么了?为什么呕吐?”

    严言自己想到,他们图依人不是女子,所以不会如女子每月来潮,但是每月也会有三天,胸部会变大,那是他们发情的表现,如果那月胸部没有变大,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有了身孕。

    严言眼睛慢慢睁大,他惊慌的看着银启寒,身体开始发抖,他日日被银启寒拉着做那事,几个月没有注意身体的变化了,明明每次完事后都喝药,难道自己真的有了蛇王的孩子?

    银启寒看着严言惊恐的看着自己,皱眉问到,

    “你这是什么表情?”

    严言忽然站起来,他紧张的看着银启寒说到,

    “我头晕的厉害,想躺一会,你可以先出去吗?”

    银启寒眯着眼睛看了严言一眼,心里想到,肯定有什么事情,但是他平静的说到,

    “好,我晚上再过来找你。”

    待银启寒一走,严言竟然慌了神,他着急忙慌的跑到院子里,赶紧取出小将给自己带来的药,拿进屋内,仔细分辨着那些是有用的药,然后悄无声息的开始研药,这个研磨药的石咎还是小将花了一天的时间,才给自己带来的呢。

    他一心研药,都没看见门外的护卫悄悄走了一个,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